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南美小伙的房车之爱
南美小伙的房车之爱

南美小伙的房车之爱

2006年的夏天,我选择旅行的第一站,是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。  
  据说,乌尤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盐沼。长约250公里,宽约100公里,盛产岩盐与石膏。4万年前,乌尤尼盐沼所处的区域还是一个名为明钦湖的巨湖,之后逐渐干涸,由于安第斯山脉的龙骑,形成了乌尤尼盐沼。  
  和前夫恋爱的时候,我们经常在休假的时候到处旅游。那时,我很偏爱高山湖泊,比如青海湖、纳木错,迷恋于高山湖泊的湛蓝、旷远,或许体现的恰恰是我的内心孤独。
  前夫知道我的喜好,也打算把蜜月的第一站安排在玻利维亚。在古印加的文明之中,开启我们婚姻的神圣,别有意义。只是碍于中国婚姻传统习俗,我们把蜜月之行定在了西藏,也算是回门的另外一种形式吧!
  选择玻利维亚,选择高山之国的乌尤尼盐沼,还因为这里是传说中的“天空之镜”。
  “天空之镜”,曾被国家地理杂志列为世界十大奇景之一。梦想之地,我很期待。







  在玻利维亚首府拉巴斯下飞机后,我便直接搭乘旅游大巴,直奔乌尤尼盐沼。乌尤尼盐沼位于阿尔蒂普拉诺,属于3000多米的高原。
  大巴在行驶几个小时之后,便进入了高原。安第斯的高原,所见的动植物极少。四目所望,皆是戈壁。在没有人烟的荒原上行车,第一次没有丈夫陪伴的旅行,感觉很孤单。总有沧海一粟的感觉,只能说:天地之大,生如尘埃。
  我还是个女儿家的时候,就很讨厌灰尘漫天,觉得脏。但如今,大巴奔驰在山丘起伏、一望无际的荒原之中,烟尘滚滚,我忽然很喜欢这种情境。湮没了黄尘古道,黯淡了刀光剑影。黄土,才是我们永恒的家园。




  接近乌尤尼盐沼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,远方忽如海市蜃楼。  
  乌尤尼面积空旷,地面平整,海拔差异几乎为0,盐沼又因浅水覆盖,如镜面光滑,地表反射率极高,乌尤尼盐沼固有“天空之镜”的说法。
  远望盐沼,纯白一色,四野寂静,恍若隔世。  
  看到蓝天白云毫无差异的倒影于盐沼平面之上,栩栩如生,真的无愧于一面镜子。盐晶剔透,熠熠生辉,而且还是一面水晶之镜。
  同车的游客们,也不由的发出赞叹之声。
  我想,我也是不虚此行的。  

释迦牟尼是悲哀的,如果他能诞生于此,彼岸的世界不再是曼陀花雨的绚烂,而是湖天一色、一望无垠的宁静淡然。释迦牟尼成佛的阿纳马河不过是条水沟。如果在乌尤尼成佛,释迦牟尼或许更能精深心性本净的禅理,更能顿悟何谓“梦如幻,如痴如醉”。
  下车之后,简单吃点干粮。乌尤尼盐沼对环境要求极严,不允许游客留下丁点儿垃圾。
  司机说我们的运气很好,因为今天盐沼显得格外清澈干净,这源于昨晚刚刚下了一场小雨的缘故。盐沼所反射的天空景色,分外的真实、空灵。
  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盐沼边,痴痴的欣赏“天空之镜”。
  想来,此情此景,应该用“月光如水水如天”诗句来形容,但江楼的思悄然过于狭促,远不如乌尤尼的杳溟。此时此刻,或可用“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”诗句来比喻,但刘禹锡的洞庭山水失于阴柔,远不如乌尤尼盐沼的清湛。




  沉迷之中,一个小伙子用英语向我打招呼,问我是否需要导游的帮助。这个小伙子是典型的印欧混血,175左右的身高,西方式的面孔,笑容阳光,彬彬有礼。
  第一印象感觉不坏,我就问及价格。这男孩告诉我,如果是一个人包车,穿越乌尤尼盐沼的价格是150美元。  
  看了看这个男孩儿改装的房车,虽然不是很奢华,但却干净、简单,也就答应了。时间是从今天中午,到明天中午。
  在天空之镜,晚上欣赏璀璨星空,也是别具一番滋味。在玻利维亚,不必担心和陌生人在一起,这里民风淳朴,治安很好。
  我还没有坐定副驾驶位,这个男孩就表现出了南美人特有的热情,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古斯塔法,今年25岁,从大学毕业开始,就在这里做起了司机兼导游。
  然后,他问我,我来自哪里?
  我说:我来自china。
  古斯塔法显得很惊讶,他说做导游几年来,从未遇见过中国人,倒是日本人接待过一些。
  我问:你对日本人的印象怎么样?
  他说:很好,守规矩,懂礼貌。
  古斯塔法很健谈,夸耀我是他见过的最美丽、性感的东方女人。我,其实美丽谈不上,但对比大多数含蓄的中国女人,我似乎比她们更多一些开朗,也可以称呼为放荡吧?




  汽车慢慢地行进在乌尤尼盐沼之上,而我也在聆听古斯塔法的介绍。玻利维亚原名叫做玻利瓦尔共和国,后来改名,这个国家其实是很贫穷、落后的。但通过古斯塔法,可以知道国民性格的蓬勃向上。其实,这也是南美大陆的普遍特点,金樽明月,及时行乐,无所顾忌。
  当然,玻利维亚先后在100多年前在与智利的战争中失去了出海港,和巴拉圭的战争中失去了南部盛产石油的地区。其屈辱的历史,可以和中国近代相媲美。领土的丧失,雷同于上世纪90年代的冮。
  行至一个多小时,古斯塔法请我下车。他说,“天空之镜”刚下过雨,折射率最为完美,适合拍照。  
  于是,我们停车,漫步于盐原之上。盐沼上留有雨水,更显空澄清湛。看着广袤的前方,蓝天白云被完美的映射于盐沼之中,仿佛是两个平行的世界。沉醉于如此纯白、透明的世界之中,我也仿佛进入了镜子中。未知颠倒,不知所云。
  我说:这大约就是天堂吧?
  古斯塔法说:NO,这是死亡的幻境。
  我说:死亡?算了,这有些太可怕了!
  古斯塔法认真的说:不,死亡是另外一种活的方式。在我们印加文明里,生命是一个不间断的循环过程。  
  我说:在东方文明里,生与死也是互相融合的,那是一场轮回。
  古斯塔法说:但在印加,死亡是永恒的结局。印加人对死亡是崇拜的,他们从古就有人祭的习俗。
  我没有再接言,或许玛雅和印加文化有着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死亡的向往和皈依。仿佛是我眼前的情景,空旷、孤独、清澈,如丹青般的美丽,又如镜空般的虚无。
  古斯塔法很会讨女人喜欢,又在远方为我拍摄漫步于盐沼之上的DV。行走在洁白的盐沼纸张上,盐粒晶莹,盐水澈清,我真的仿佛是一位公主,不食人间烟火,不受尘埃所侵。
  快到傍晚时分,天色昏暗起来。
  古斯塔法说:亲爱的,天空之镜夜晚的星光更为美丽,这个时候,我们还是休息一会儿吧? 

  南美人很随性,认识不久,他就喜欢称呼我为亲爱的,他也是真的很喜欢我。我呢,欣然接受这个称号。36岁的女人能够得到25岁男孩子的青睐,很有优越感、成就感。
  我也并不排斥这个大男孩,古铜色的皮肤,健壮的身材,有些拉丁化的英俊面庞,在茫茫原野上的夜晚,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。起码,夜深人静的时候,相拥这么一个帅哥入眠也是很惬意的。我不是淫荡,因为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避免不了内心的孤独。就像这寂静无声的茫茫盐沼,必然是每个人的最终之地。
  随便吃点干粮,古斯塔法居然在车内还准备有热水,这让我很惊讶。旅途劳顿,片刻功夫我就睡着了。
  不知道何时,迷懵之际,我被古斯塔法推醒了。  
  透过车窗,我看到了天空之镜的星空。大约是高原,离的近缘故,星空显得格外璀璨,炫目,不可思议。我们都喜欢仰望满天星光,但如果我们的脚下也是熠熠星光呢?会不会有行走于星空之上的感觉?  
  漫步在平净的乌尤尼盐沼之上,脚下,就是星光璀璨、梦幻空灵的感觉,仿佛是置身于宫崎骏的动漫之中。如《天空之城》在虚无和超脱之中,唯美的感觉浸润了我身体的全部。犹如《穿越时空的少女》,点滴的散落于真实和虚拟之间。  
  此时,实体的我已经不存在了,灵魂弥漫于乌尤尼盐沼的全部。这种精神境界,大约就是般若、涅槃、禅那,梵我如一,物我两忘。  
  古斯塔法也就这样陪我呆呆地待了几个小时,直到我们感觉到了寒冷。  
  古斯塔法给我披了一件外套,然后说:回去吧,天很冷。  
  我点点头,在古斯塔法的搀扶下,依依不舍的回到车上。
  为了取暖,古斯塔法再次发动车。还给我倒了一杯玻利维亚特产的高原葡萄酒,味道有些涩,但能在这荒野里能和帅哥喝上一杯葡萄酒,也是赏心悦目。
  我们都没有拘谨,闲聊星空美景。酒至半酣,古斯塔法忽然问我对乌尤尼盐沼有什么感觉?
  我说:仙境?天堂?希冀之地?很难用某个英语单词具体形容,但这里的美有些超现实主义风格,颇如新海诚的动画,超然于现实的美感。
  古斯塔法不知道新海诚是谁,但他在旁边忽然说:天空之镜,无与伦比。  
  我很欣赏古斯塔法的总结,就如当年罗格总结北京奥运会。也在刹那感觉,这个大孩子很有思想。于是,目不转睛的欣赏这个帅哥。
  古斯塔法开始还有些不适应,但在几十秒后,也用眼睛直视我,里面似乎充满着火焰、欲望。
  我点点头,古斯塔法很知趣的走过来和我热吻。我也没有做作,两个人在星光下,热烈拥吻。虽然,古斯塔法的胡子有些扎人,但我喜欢浓烈的感觉。舌头,如泡泡糖一般被他吸吮着。
  情浓时刻,呼吸急促的我,把古斯塔法的手放在我的胸前。
  我不是乳神,但C罩杯的乳房饱满浑圆,在他有力的大手中,盈盈可握。而古斯塔法很会享受抚摸咪咪的感觉,或揉或捏,就像小孩子在玩弄一件喜欢的玩具一样。
  良久之后,古斯塔法把我的上衣剥下,开始亲吻把玩我的乳房。每每在我呻吟之际,他总会抬起头对我说:你真美,我爱你。
  就这样,我的下身也很快潮湿了。古斯塔法这时候也彻底放开了,像个妓院老手,开始用手指亵弄我的下身。而我,也顺势张开双腿,任由古斯塔法玩弄。  
  面对一个羞涩的男孩子,熟妇的我必须主动。缠绵之间,我也把古斯塔法的裤子脱下来,用手轻轻的把玩这个大男孩粗壮的XX。没有洗澡,我也就没有用嘴巴慰劳它。古斯塔法也想低下头,用舌头给我KJ的。但被我拒绝了,我是一个有洁癖的人,不想因为丁点瑕疵影响了快感。  
  接下来的男女之事再简单不过了,我大字型的躺在房车的小床上。任由古斯塔法狂蝶般的飞舞、缭绕。本想尝试其它姿势,可惜床太小了。
  半个钟头后,古斯塔法一泄如注。趴在我的身上,古斯塔法轻轻的亲吻我,说:亲爱的,你真美,我真喜欢你这性感娇柔的身躯。
  我也拥抱着古斯塔法说:你很健壮,亲爱的,我也很喜欢你。  
  之后,古斯塔法很温柔的帮我擦拭身体,并说他很健康,因为我们的ML没有任何保护性措施。古斯塔法说,我是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,第一个女人是他的老婆。
  小憩片刻,天已经蒙蒙亮了,古斯塔法开车前往目的地。我呢,感觉累了,迷迷糊糊的睡觉。在乌尤尼盐沼享受这次曼妙的性爱,我知道自己已经在高潮十分中迷失了自己。
  追求性的欢愉,我想是人的本能,任何法律和宗教都无权干涉的。前提是,不能伤害、或者影响别人。





  因为昨天已经领略到乌尤尼盐沼的透明、空澈和纯白,今天似乎再无心情。我想,我是有些累了。毕竟在性爱面前,任何美景都是云烟。
  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悦目谁家院。这是我在乌尤尼盐沼经历的总结,男女在性爱插入的那刻,就如乌尤尼的风景,一切都是透明的、纯粹的、自然的。
  到达目的地后,乌斯塔法问我准备去哪儿?我说,我准备去的的喀喀湖。  
  穆斯塔法:如果不介意,我可以陪你去的。
  我说:好呀,非常荣幸。价格怎么算呢?
  虽然和穆斯塔法有过肉体关系,但在国外,这并不代表什么。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,即便是夫妻。
  穆斯塔法说:这次是免费的?
  我问:为什么?
  他说:此行,他以男朋友的身份相伴
  相视一笑,我们一起离开了乌尤尼盐沼。
  于是,我们准备动身去玻利维亚。
  临别之际,我回望了乌尤尼盐沼。我想,今生是不会忘记这里的,因为这里是永恒的朝圣之旅、梦境之地。

离开美丽绝伦的乌尤尼盐沼,我便和穆斯塔法驱车前往一个好像叫做POTOSI的城市。在这里,我们略做休整后,将搭乘小型飞机,直接飞往的的喀喀湖。(简写为“的喀湖”)
  回P城大约有90分钟的路程,车上,我显得很慵懒。或许是忽然变的无精打采,和以前活泼、热情大相径庭,开车的穆斯塔法问我:亲爱的,你怎么了?难道你不喜欢乌尤尼盐沼?
  我说:没有,乌尤尼盐沼仿佛是处女般的纯净,我怎么会不喜欢呢?
  他又问:我看你好像有不高兴的样子?
  没有,仅仅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吧!我慢吞吞的回答。
  哪儿不舒服?是高原反应还是感染风寒呢?
  对于穆斯塔法孩子般的执着,我笑了,说:没有生病,就是做爱之后,没有洗澡,身体感觉异样。
  这时,穆斯塔法恶作剧般的伸了伸舌头,然后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:亲爱的,别急,在POTOSI可以找一家旅店,我们洗个澡。
  对于穆斯塔法所谓的“骚扰”,我没有什么反感的。从我接受他的拥吻开始,我就已经接受了这个男人。
  其实天下男人应该珍惜主动和你相吻的女人,因为她已经接纳或者准备接纳你。接纳,并不是只接纳你的身体,还有你的灵魂。
  路上,穆斯塔法偶尔会谈及他的家庭,但我总是避免这个话题,不是因为和穆斯塔法有过性关系的羞耻,而是我觉得一个离婚女人没有必要谈及家庭的幸福。
  36岁的单身,等同于16岁的单身。期待爱情,但却没有组建家庭的观念。  
  我倒是对玻利维亚的文化很感兴趣,大约曾经是西班牙殖民地的原因,这里居民的普遍信仰是天主教。而且,城市的建筑,也多有拉丁式的风格。哥特式的教堂,低层的别墅,石头的路面,真的有走入西班牙小镇的感觉。
  穆斯塔法也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,他相信上帝是以实体的姿态存在,并掌管着世间万物。在宗教信仰上,我无意和穆斯塔法吵架,因为这在中世纪的“唯名论”和“实在论”之间,已经吵的差不多了。关于公平和**,我是希望上帝存在的。但我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,不希望天主教的“十诫”限制我的任性。
  关于人性,我喜欢萨特的存在主义。  
  人是自由的,任何追求自由的行为都是合理的。但在自由的路上,不能伤害他人以及自由。而且,我要为自己的自由选择承担代价。
  到达目的地,我们选择当地比较好的旅店住下了。
  一起洗澡,彼此都尝试过对方的身体,我们也可以接受对方任何的挑逗。比如,我张开腿,穆斯塔法跪着为我KJ,直到我高潮抽搐为止。我也用嘴巴吞吐吮吸穆斯塔法的那物,但他没有射精。这家伙虽然不是很长,但却很粗,含在嘴巴里,就像含着一根QQ肠。(抱歉,那物儿,我实在再也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形容词。不晓得有人吃过诚信烤肠没有?那属于非洲男人的,呵呵!)
  印欧混血的男人,估计很多东方女人没有尝过。我的感觉,就像是玉米棒子,粗糙,但健康,味道好,有嚼头。
  穆斯塔法也很享受我这个“大龄”的中国女人,诚如他所言,我的气质很优雅,皮肤很白净细腻,身体柔软,这些都是玻利维亚女人所不具有的。
  听了他的奉承,作为女人,我更加乐意把身体交给他品尝。女人嘛,要懂得把自己当做艺术品。
  洗完澡,穆斯塔法把我抱出来,扔到床上。从嘴巴开始,耳垂—脖颈—双乳—小腹—阴户—大腿—小腿—双脚—后背—屁股,几乎吻遍了我的全身。
  吻下来,我的身体已经彻底湿透了。而且,毫无顾忌的呻吟、喘息。似乎在我富有节奏的呻吟声中,穆斯塔法更加卖力。再用舌头探试我的玉门一段时间后,这个家伙就直接把那物插入了。
  我的阴户很湿滑,并有过插入的经验,这一次并没有太多的艰涩。似乎“咕嘟”一声,那物儿就直接进去了。进去之后,那物儿显得很不安分,上蹿下跳,左支右绌,同时,穆斯塔法的双手很不老实,肆虐地抓我柔软的乳房。
  穆斯塔法说,我的乳房是世界上最诱人的,比那些欧美女明星的都美,因为柔软、真实、白嫩,还没有隆胸。尤其是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乳香味,他说他仿佛回到了婴儿时代。 
  之后,穆斯塔法换了体位,以后入的方式插入。这个姿势,可以插得更深。而我,已经达到了第二次高潮。顺应着穆斯塔法的节奏,在“Yeah,come on”的呻吟声中,穆斯塔法以百米冲刺的样子,快速狠狠的抽插后,一泄如注。

  滚烫、火热的精液流淌到我的YD里,感觉很饱满、充实。我呢,也紧紧的抱住穆斯塔法,仿佛他就是我在高潮之巅的唯一依靠。在高潮过后的缓冲动作中,穆斯塔法的双手始终在温柔的抚摸我的双乳。
  良久后,我们一起去吃饭。
  玻利维亚比较落后,在一家所谓高档的餐厅里,我们吃着玻利维亚特有的风味鸡、羊肉以及玉米。味道,并不是特别好。但玉米,我却吃出了祖宗的味道。因为中国的玉米,都是明代从南美引种过去的。
  随后,我们回到房间,相拥而眠。这一次,我们没有再ML,因为已经足够疲劳了。
  离婚多少个日子后,又有一个健壮、魁梧的男人伴我入眠。人生,在今天的夜里,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操你。
  请容许我用这么一个肮脏的“操”字,是穆斯塔法问我中文的“做爱”怎么说,我想了想,忽然很恶邪的说出“操”这个字。  
  不知道,穆斯塔法回到家会不会对老婆提及“操”字。南美人淳朴率真,对两性关系并没有太多的禁忌,他老婆应该不会介意的。
  操,是宣泄压抑的最好手段,起码对某些特定人群是。
  在这个层面上,我理解男人招妓的习惯,本质上并不是想玩弄女人,或者是情感的背叛,仅仅是一种内心的宣泄罢了。不宣泄,男人会崩溃而死的。当然,好男人是懂得用手淫来宣泄压抑的。
  大被同眠,一夜无话。
【完】